莎莎酱

一个拖更的笨蛋♡(有时候很勤快)

嗯,好久没写文,我发誓,在国庆之前一定把文发出来,还有各种脑洞都在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的一天写一点儿,很快吧,会很快。

我 黄宗泽 打钱 支持微信转账

哈哈哈哈哈哈哈弹幕真的太有意思了

我觉得鹿哥现在的状态

鹿哥:虐?枯水期?不存在。

咔咔往我们嘴里塞糖

朴谁不如朴灿烈:

鹿哥:快吃啊快吃啊!!小爷我亲自发明糖,快给我嗑!!!!

CPF:不会这么明显吧,还是谨慎点吧,不嗑不嗑,可能是长得像巧克力的屎!

鹿哥:????


十七:



鹿哥:来人啊,我的cpf呢?快来拦住我啊!快啊!
鹿哥:吃!快吃糖吧!我叫你吃你敢不吃?





我:吃吃吃,拦不住拦不住


啊啊啊啊啊啊我要死了!!!

Like A Dream

L A D

死亡暴击超甜歌

还是。。。做个图主吧

拼图:layout
调色:vsco
自截图

所以,改行了。

拼图:layout
调色:vsco

BGM:612星球

612星球

纯属虚构(ฅ>ω<*ฅ)
晚安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-我但愿有一个人在等我,在属于我的612星球



小书灯把黑暗驱散,暖暖的灯光映在她脸上,认真看书的表情呆萌得让人心动。



蜷缩在沙发一角看书的热巴合上小王子,站起来舒展了身体。



松松软软的地毯像天上的云朵,软绵绵的。踩在上面就像真的飞起来,飞到小王子的B612星球。



她一边活动着身子思绪却不知道飞到哪儿去。



无尽的放空脑里也就只剩下鹿晗这两个字,垂在肩上的栗色长发随着她运动的方向摆动,第一次染发,还是为了他。



他随口说了一句栗色很适合她,她就抛弃了多年的自然黑,染成了他口中很适合她的栗色。她染了头,被幂姐臭骂了一顿,影响马上进组的古装剧造型,要她染回来她死活不同意,也得亏是仙侠剧,顶个不同颜色的头发也不会咋样。被扣了仨月钱。



舒展完身体,她随意坐到地毯上,打开微信发现没有人找她。不甘心的刷新了好几下,发现真的没人找她。



心中一下烦闷,眼睛盯着微信界面,和他的聊天是置顶,时间已经停留在四天前。



最后一句:晚安




这句晚安,越看越心酸。轻轻划过他头像,悄悄隔着一个屏幕的抚摸,他不会知道的。



---不快乐至少要有梦



一个四分五裂的手机静静的躺在舞蹈室的地板上。



第几个手机被摔碎?老高也不知道,看着眼前气得眼睛发红的鹿晗,竞一时语塞。他先让工作人员休息离开舞蹈室。



这也是老高第一次看到这样的鹿晗,背靠着镜子,头低低的垂着,看不清神色,只有灯光打下来照亮青筋暴起的拳头,才暴露了他的情绪,濒临崩溃的边缘。



“你说我是不是特没用?”低沉到嘶哑的声音绝望到让人难受。



老高说不出话,堵在喉咙里,他也是真心疼自己这兄弟,没有办法勇敢的表达自己的想法。



汗水滴在地板上没有声音,泪水也是。



他终于抬起头,眼睛血丝满布,没注意他青色的胡茬早已悄悄冒出来了。



他盯着他,面无表情的说:“老高,要不然,我跟她还是断了吧。”



---忍着痛,也愿意往下走。



收到他微信是在晚上十一点。彼时她正看着他演的新剧。



手机就放在茶几上,微信提示音响起,她急忙从沙发上跳起去抓茶几上的手机。



还在期待着他会说什么,满心欢喜的打开微信,却是他的一句分手。



她没有办法接受,真的没有办法接受。



她还傻傻的愣在原地,从心里泛出来的冰冷席遍全身。




手狠狠的掐了自己大腿,痛感立即袭来,这是真的,不是梦。



一滴一滴的眼泪砸在手机屏幕上,心里被掏空了一块,一只无形的手挤压着她的心,不能呼吸。




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?他的晚安还非常讽刺的停留在分手的上一句。




他说让她等等他,好,她没有怨言,等。

他说让她给他几天时间,好,她不找他,等。

他说分手吧,不行不行不行不行,她不能接受,分手也是有理由的,她不要这么无缘无故的分手。




用手背胡乱抹了抹眼泪,心里坚定了一个念头,她要去找他。



随手捞起搭在椅背上的外套,连鞋子都没穿就着家里的拖鞋跑了出去。


---小王子说,一定会来的。




车子开得飞快,连续闯了几个红灯,她心里就只有那个男人。



那个在生理痛会煮红糖水给她的男人。

那个在她拍戏回家以后会一把捞住她突然亲她的男人。

那个舍不得让她哭的男人。

…………




握着方向盘的手一直在颤抖,嘴唇也苍白,她不懂他什么意思,她只知道,自己不想分手。




她到了楼下,一路小跑的上台阶,跑的太快被绊倒了,重重的摔在台阶上。她的手掌因为身体下意识反应在摔倒那一秒撑住,被台阶上的砂石擦伤,膝盖也被撞伤。被疼痛引出了眼泪,但是她顾不了那么多,急忙起身奔上去。她只要他。




----一定会的。




走廊的灯很亮,地砖反射的光刺得她刚哭过的眼睛生疼。



凭着记忆来到了他舞蹈室,透过门上小小的玻璃窗她看到他坐在镜子前不知道低着头在想什么。




深呼吸一口气,推开了门,对上他诧异的眼神。



----

“那时候的她披头散发,衣服也没好好整理就跑出来了,最可怕的是,她穿着拖鞋就出来了。”



鹿晗抱着自家女儿无奈的笑着跟陈赫讲。




热巴在一旁害羞的扯了扯他的袖子。





也是,那时候的她的确吓人,衣服因为跌倒脏了好几块,白皙的手掌还粘着泥土渗血。


她直直的冲进来,鹿晗还没反应过来,她一大串问题就抛了过来。



“为什么分手?你想分手吗?你被盗号了吧?是不是假的,今天愚人节?”



他没说话,眼睛就盯着她的手掌看,她气不打一处来。眼睛蓄着泪,用手指着他,嘴唇都气得颤抖。


“好,你说的分手,你别后悔。”



转身就走。



他一把拉住她没受伤的手,本是歌手嗓音清澈的他却用绝望嘶哑的声音求她,求她留下。




用力挣开他的手,不敢回头看他,强忍住颤抖的身子。
“最后再问你一次,你为什么要分手?”




她手掌渗出的血聚成滴,落在地板上,鲜红得刺眼。



他瘫坐在地上,不敢看她,自嘲的说:

“是因为,我没能力保护你,没有能力让你可以光明正大的跟大家讲你是鹿晗的女朋友,我没能力让网络暴力远离你,我没能力……”




低低的嘶哑的男声一字一句都在她心里引发了一场地震。



他还没讲完,她咬了咬下唇,走过去,蹲下去用手轻轻环住他,声音止不住的哽咽:

“你总以为这样是为我好,哪里为我好?没有你我真的一点都不好。”



听她的话,心里一震,感受到她在自己怀里的抽泣,伸出手,紧紧圈着她。




她趴在他的肩膀上,嘴里不知道念叨着什么,温热的眼泪倒是不停浸湿他肩上的衣服。



他用手轻轻拍了拍不停在他怀里抽噎的小狐狸的毛茸茸的头,低下头,轻轻吻住她的发旋,对她说:



“没有你,我也不好过。我爱你。”




她哭得更厉害了。




温暖的光悄悄映在相爱的这两个人的身上,很好吧。

------





一定会有一个人再等我,无条件拥抱着我的所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S.H.E《612星球》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连夜写完,边听边写,不知道你们怎么样,我倒是听这歌边听边哭边写O_o
晚安宝贝们。

颜值暴击!!我死了
我爱热热!!!!!!!
站一秒迪我♡

拼图:layout
调色:vsco

【陆地夫妇】梦⑥ 高雯×马力

憋了很久才憋出个这么个玩意儿T^T
晚安!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你背后孤岛的荒芜,是我的心。

夏季夜晚的蝉鸣是蓝色的。
这句话高雯早已记不得是哪一本书上写的了,唯独书里的这句话她记了很久。

久到她接到马力电话的那刹那,只想到了这句话。
夏夜里的蝉鸣是蓝色的。
她的心情也是蓝色的。

A市的夜晚总是吸引人的。

静静的夜空垂着几颗闪烁的星,白白的月亮也悄悄挂在枝头,她不说话,她知道他在听。

呼吸声彼此交缠,滑进耳里,随着血液的流动紧紧裹住心房,透不出一丝空隙。

从电话里传来她的带有一丝电流的嘈杂的声音飘散在静谧的夜里。

“再也找不回来了”

透过电流而发出的声音是有些变了的,变得冰冷了,变得没有一丝感情了,就好像她说得一样。

这夜里的天气,还是凉的,摩托车前座悄悄起了雾,水珠凝结在车座上,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滴落。一滴一滴,落地绽成一朵朵绝妙的花。
她顿了顿,平时用来撒娇的软黏奶音说出这样的话,决绝得让他在原地动弹不得,困在原地。

“我们的感情,找不回来了。我知道你都懂,你不喜欢我还耽误了我那么多年,总拿着虚无缥缈的希望吊着我,让我追着你跑有成就感吗?马力,我承认我喜欢你,我真的特别喜欢你,”

她吸了吸鼻子,他听得心口一抽,他的女孩,他以为用尽全力保护的女孩,原来自己是在伤害她。

他听到她哽咽的说:
“但是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,残忍到邀请我去你演唱会看你跟宋绵期表白啊!看我难受你很开心吗?你什么都不知道,你从来都不知道这几年我是怎么过来的,这么侮辱我有意思?”

她瘫坐在地毯上,旁边没有一个借力点能让她支撑着站起来,手不停的把腿抠得微微泛红,她强忍住汹涌而来的泪水,拼命压住颤抖的声音却压不住从心头传递到全身的寒意。那种困扰了她九年了的寒意。像当初她坠进湖底一样的冷,绝望如潮水般袭来。

“马力,喜欢你的这二十六年,特别痛苦。你不知道我从生下来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你,这二十六年,我人生中的所有挫折,所有难过,所有不该在我身上发生的都发生了,全是…”

马力攥着电话手突然握紧,指尖泛白。听到她说

“全是因为你。”

“我们,从来没,真正的交谈过。其实你不了解我,我也不了解你。人生苦短总是要说再见的。只是时间有早,也有晚。”

他语塞,竟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。

她在黑夜中叹了口气,不管脸上肆意横流的眼泪,微凉的指尖怎么也拂不完脸上的泪珠,她只能抱着腿蜷缩在沙发角落,低低啜泣,哽咽地对电话那头的他说。

“那就再见吧,马力。”

她一字一句的话语,电话那头她强忍住的哭腔。都像尖锐的针,细细密密的扎在他心上,如鲠在喉。

她说她不快乐,她因为他而不快乐。他能怎么办?
只能放她走,让她离开,让她飞奔到下一个能让她幸福的天涯。

我不能给你快乐,那,希望你可以找到一个能让你快乐的人,不要为我再感到难过,再感到伤心,因为我一直以来的愿望只是希望你快乐。就你快乐。

勉强站起,拖沓的走到窗前,她轻轻拉开窗帘,窗纱有些粗糙的面料硌着她的手,有些发疼。
看到他还傻愣愣的站在楼底,浓稠的夜色遮住了他面容,看不真切,若不是那眼泪滴到手上,高雯还以为这是只是一场梦。

一场痛苦决绝的梦。

无论多少年,她都记得清清楚楚。

远远的,远远的就好
不敢在乎自己
为你,只为你的那些年。

楼下的人什么时候离开的,高雯也说不清楚。
她只记得哭得颤抖的自己。

她才懂苏溢清当时给她治疗说过的
“蜷缩在自己壳里的小蜗牛。”
苏溢清说的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,她一直默默的生活,小心翼翼尽量不去触碰有关他的话题,去远离他,像只蜗牛一样蜷缩在自己的壳里。

总这样躲藏这个病总不会好的。

幸好他来招惹她
可他偏偏来招惹她。

为什么到了这样呢?
这样算什么?

凌晨四点海棠花未眠,人也未眠。

————

到此为止吧高雯,他的背影你不止看了多少遍,他的回头你不止想了多少遍。

——————
晚安 来自一个拖更大王的问候